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活动传真>>文艺采风>>

黄土地上的寻根之旅——深圳市文艺家西行采风散记

编辑:林号深  来源:中国文学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4-01-23

C:UsersAdministratorDesktop采风网站内容参观延安革命纪念馆留影.JPG

    参观延安革命纪念馆留影

    冯永杰

    一个和谐、活跃的团队组合

    201382693,以深圳市音乐家协会主席、歌唱家熊家源为首的采风团一行12人,迎着金秋的阳光,开始了西行之旅。我是成员之一。

    我们的足迹将踏遍拥有深厚文化底蕴的秦晋大地。

    12个人,按部队的编制是一个班。经过多年军旅生涯磨练的熊家源,面对的是来自全市不同单位和岗位的“散兵”,作为这次采风的领头雁,他未免有些担心。包括他自己在内,有三个成员已过花甲之年,其中身兼深圳市灯谜学会、中国楹联学会对外交流委员会等民间社团和某物业管理公司领导职务的李德生,已经72岁。我也过了65。对两位老大哥,他必须一路多加关照。不过,老李的健朗、诙谐和热情,很快就打消了他的顾虑。

    如果以花甲之年为划分老中青界限的话,除了上述三“老”,在深圳艺术学校任教的歌唱家尹小艺,深圳音乐家协会秘书长、歌唱家余凤兰,深圳爱乐室内乐学会秘书长、小提琴演奏家竺越,著名作曲家和音乐制作人王志杰,编剧、深圳文艺创作室主任刘红焰,深圳韩江文化研究会秘书长陈邢准,就算是六“中”,青年歌唱家张郁、杨乐和中国唱片公司深圳公司副总经理刘斌自然就是三“青”了。这是个标准的橄榄型组合,成员之间可谓一见如故,彼此相敬,弥漫着和谐气氛。而团队的活跃不仅来自占主体的中、青辈,老字辈的老李凭着渊博的知识和睿智,在抵达西安的第一次晚餐中,就以唐诗“一骑红尘妃子笑”为谜面,以在座的一个人名为谜底,活跃了饭桌,青年女

    歌唱家杨乐更是为自己的大名被编成谜语

    而乐不可支。这是唐代诗人杜牧写杨贵妃的名句,妃子姓杨,笑则乐,在座的很快就猜中了,而杨乐自己向其闺密好友发出了多条征求谜底的短信,却一无所获。

    在黄土地上追寻中华传统文化之根

    西部的陕西和山西,古称秦晋,那里的黄土地上密布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之根。深圳文艺家采风之旅,也是寻根之旅。在采风团出发的前两天,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央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发表了重要讲话,其中特别提到: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于中华文化沃土,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中华民族创造了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也一定能够创造出中华文化新的辉煌。这对我们的采风活动无疑是一大鼓舞。

    8月26下午,我们在西安瞻仰了古代佛教文化的标志性建筑大雁塔。虽然到达时已近黄昏,景点关闭,但站在现代化广场上从不同角度观望塔身,缅怀圣憎玄装西游取经的艰难,背诵唐代杜甫等五大诗人登临此塔时留下的不朽诗篇,还是觉得有一种不虚此行的充实感。次日的西岳华山之行,对初来乍到的老中青是不小的考验。华山的险峻景色中,蕴涵着丰富的中华文化:道教文化的形成和发展,沉香劈山救母等神话故事,都渊源于此。战争年代,这里也是兵家必争的要塞。华山被称誉为“中华风骨”,“中华”和“华夏”之“华”,皆取自于华山。我们分成几组,按不同路线先后登上了东南西北的峰顶,老李第一个走完全程,在暮色苍茫中到达汇合地点守候。经受了华山的考验,大家都觉得腿脚酸痛得似乎不听使唤,但没有一个人拉下紧张的行程。经过一晚的休息,28日一早又匆匆直奔临潼,在绵绵细雨之中参观了华清池古迹和闻名世界的兵马俑。华清池对文化艺术人士来说应该是个非常熟悉的地方,关于唐明皇和杨贵妃的传奇爱恋,已被各种文艺形式展示在舞台和银幕、荧屏,白居易描述这场悲剧的杰作《长恨歌》,已成为中国古代文学的经典。通过实地考察和感受,大家对文艺作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原理更加深了理解。在兵马俑展览馆,大家看到的不仅是秦始皇用千军万马给自己陪葬的历史,还感受到当年制造这种宏伟场景的精湛技术,都为中华民族的智慧和伟大创造力而自豪,同时也印证了习总书记对中华文化的高度评价。

    这次采风的重点是革命圣地延安,而此前对文化古迹的实践考察活动,为延安之行做了很充分的铺垫。特别是在29日去延安途中安排了祭拜黄帝陵和参观黄河壶口瀑布,使我们每个采风团成员的寻根意识都得到了强势的升华。黄帝是中华民族的始祖,五千年华夏文明的开篇;奔腾呼啸的黄河,则是中华民族历经艰难曲折不断书写辉煌史页的见证。在黄帝陵的长青古柏前,我情不自禁地吟诵起鲁迅的诗句“我以我血荐轩辕”;在黄河万马奔腾般的涛声中,几个歌唱家不约而同地哼起了《黄河大合唱》的昂扬旋律。

    延安:绿叶贴近了根的怀抱

    尽管延安这个地名在我们的心目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但大多数人还是第一次来到革命圣地。29日下午,当车窗外出现了久违的宝塔山和延河水时,几个小时颠簸带来的疲劳,突然之间好像都消失了。

    蓝格英英的天上,飘过洁白的云朵。清风为远客洗尘,空气中飘溢着枣香……

    车子停在延安革命纪念馆门前,先下车的已经抢着在毛主席高大的塑像前留影。进馆之后,漂亮的解说员把我们带进了七十多年前的延安。我们看到了把棉花变成线的纺车,把荒地开劈成米粮川的镢头,照亮一个个窑洞的煤油灯……

    在李波和王大化表演秧歌剧《兄妹开荒》的照片前,我们停留了,觉得很亲切;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最早印刷的版本前,我们停留了,觉得很亲切;

    在毛主席与文艺家们的合影前,我们留步了,觉得很亲切……

    是的,此时此刻,我们觉得延安与我们越贴越近,延安与文艺越贴越近,我们仿佛回归了历史,如同叶子找到了根。

    一个日理万机的人民领袖,对文艺表示了高度的重视和关怀,就像与指挥千军万马的将领们讨论作战谋略那样,和文艺家们讨论着文艺的方向和文艺家的责任。这非常难得的一幕,今天又为我们拉开了。

    晚上,延安市音乐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作曲家杨占荣先生设便宴招待我们,都是原汁原味的延安口味。不知是谁哼起了“热腾腾的米酒端上桌”,很快,刚做的米酒就端到了每个人面前。在品尝米酒的过程中,杨主席还为我们唱了一曲陕北民歌,这等于为我们又加了一道特色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