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理论前哨

“文化流动理论”的理论贡献与实践意义

编辑: 林号深  发布时间: 2014-12-16

---评《文化是流动的》

王京生先生的学术著作《文化是流动的》(人民出版社,2013年10月版)创立了全新的“文化流动理论”,在学界和文化理论研究群体中引起较大反响,成为当下文化语境中学术著作受到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的特例。其原因既源自这本著作的理论创新,又在于它对深圳这样一个处于文化边缘地带的新兴城市的文化快速发展.给了一个令人信服的理论说法,从而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树立了独特的学术形象,具有不可忽视的理论贡献与实践意义。

一、“文化流动理论”的理论贡献

当今世界,文化流动无处不在,文化冲突时有发生,文化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主导和推动作用愈益明显。“文化流动理论”在考察分析全球化背景下文化流动的客观现实的基础上,研究揭示了文化在历史与空间中流动的客观规律,并以文化流动的实例和效应作为理论创新的立足点,对长期被人们认同和奉行的“文化积淀论”进行了系统批判,对理解文化的传统方式进行了重新解读,其思想内涵之深刻,理论锋芒之新锐,不仅令人耳目一新,而且在很大程度上颠覆和改变了文化研究的思维方式,提供了一种全新的理论参照。作为一种新型理论,它的理论贡献集中表现为以下三个层面:

(一) 颠覆了理解文化的传统方式,对文化的本质特征进行了全新的理论解读

“文化流动理论”的创立者认为, 古今中外众多的文化学派,虽然他们对文化定义与文化内涵的理论表述各不相同,但他们对于文化本质的理解都有“一个共同的看法”, 都认为“文化是一个特定群体的意义价值与生活方式”,“是一个独立存在的实体”。这种看法久而久之演变成一种理解文化的传统方式,而这种传统方式把文化看成是固定不变的独立存在, 看不到或遮蔽了文化的流动性特质,“导致对‘确定不移’的文化的执着”,“文化与经济、社会之间的生动关系也被生生割裂。” 简而言之,理解文化的传统方式,见静不见动,见固不见变,见此不见彼,文化被视为囿于地域、限于民族或时代的精神价值与生活方式。这样,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自我与他者、传统与现代、中心与边缘、精英与大众的对应性文化解释,就相应地形成了某种文化形态的优越感或卑微感。

“文化流动理论”在剖析理解文化的传统方式的弊端的基础上明确指出,文化不是被动地外在于经济社会的独立存在,更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依赖经济社会,在流动中变化和更新,并积极主动地引领经济社会发展,具有生产性和创造性的鲜明特征。文化的流动消解了各个不同时代不同地区不同民族不同文化形态之间的界限,有利于文化的融合与创新。在当今全球化的文化语境中,理解文化的传统方式已失去了文化实践的支撑,已不能解释变化多端丰富多彩的文化现象,必将在历史的进程中自然消退。

(二) 对文化积淀论进行了批判性否定,为文化创新拓宽了理论空间

长期以来,无论在文化研究或社会实践中,“文化积淀论”似乎已成为评价和判断文化生成与文化发展的理论依据和思维方式。在文化积淀论者看来,一个城市或地区,没有文化的积淀,在文化上就不可能有大的作为。文化只能慢慢积累,谁试图追求文化的跨越式快速发展,谁就违背了文化发展的规律。这种理论让历史文化古城自我陶醉,感觉良好,缺乏应有的文化创新活力;让新兴城市自惭形秽,底气不足,难以建构公认的良好文化形象,从而在客观上扼杀了文化创新的动力与活力。

“文化流动理论”认为:“文化积淀论制约着文化的发展,制约着社会的创新,制约着思想的进步。不否定它,不对文化积淀论保持批判的态度,就没办法适应今天社会的变化”。因此,在分析文化积淀作用二重性的基础上,对“文化积淀论”进行了深入系统的批判,揭示了“文化积淀论”的种种缺陷和弊端。明确指出;“文化的发展和进步就是要不断地挑战传统的界限,而不是对传统的坚守和积淀的膜拜”,“过分依重文化积淀的存量,漠视文化流动带来的增量”,就会使文化积淀“变成沉重的历史负担,窒息一切生动活泼的文化行为和经济行为”,也“无法解释为什么那么多文化积淀相对落后的城市或地区能够后来居上”。事实证明,“文化积淀论”“不仅在理论上难以自圆其说,也无法对人类文明演进的历史和现实做出合理的解释。”

“文化流动理论”对“文化积淀论”的批判是一种“破”与“立”的关系,没有对“文化积淀论”的批判,不破除“文化积淀论”长期形成的思维方式,就没有文化创新的理论空间,就使“文化流动论”很难真正立起来。可以断言,对“文化积淀论”的批判,必将从根本上改变评价和判断文化生成与文化发展的理论依据,极大地拓宽文化创新的理论空间,促使人们“树立一种新的文化观,去认识文化的本来意义、真正动力和规律”,具有不可忽视的理论贡献。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