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理论前哨

天人和合 大美兴邦——刘兴邦中国西部风光摄影探究

编辑: 林号深  发布时间: 2014-12-16

小引

坦白交代,对于摄影而言,我是个小学生。

但我非常喜欢摄影,尤其喜欢风光摄影——既喜欢看(拜读大作),也喜欢琢磨(琢磨大作中的奥妙),当然最最喜欢的,还是真正走进山水林泉(那是我的“快乐老家”),“畅神”、“涤除玄鉴”、“入与廖天一”,同时拍一些让我如醉如痴、流连忘返的东西。数十年来,我虽然一直在行走,去过了不少地方,所得已经不少了,可还是想走得更高更远一些——至今我还在期待,期待着与向往已久的大美拥抱、与那些深藏在恍惚与迷离朦胧之中的无形大象邂逅……。但遗憾的是,“70后”的我真的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登临那些又高又险又美地方的壮举,只能是在梦里才能发生的事情了(在梦里,珠峰、南迦巴瓦等等我都去过,而且每次都十分尽兴)。于是,在我的期待之中又多了一个:优秀的摄影家朋友们,再多拍些好作品吧,为山川立传、为自然礼赞、为“大美”存留、为人类“家园”永久!

令人振奋的是,风光摄影经过民族传统文化长期的浸润,及其本体的千锤百炼,已经成为新时代山水文化建设之中的一个突出亮点(比之于那些只能玩弄僵化程式半死不活的山水画,实在是美多了),在人类走向“诗意栖居”、返归自然母亲怀抱的旅途中,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其自身的发展,则与一些勇于创新的摄影家卓越的建树联系在一起。而创造出与自己审美心性乃至于生命相契合的形式语言,形成鲜明的个性风格,则可谓郎静山、陈复礼、汪芜生等先驱和后来诸多优秀摄影家共同的追求。随着时代脚步前进的风光摄影,在大众的呼应唱和声中,已变得愈来愈丰富多彩。

而且,在异彩纷呈的优秀摄影作品中,我感受到了一个老朋友(也是小朋友)那颗“独与天地精神往来”、“以追光蹑影之笔,写通天近人之怀”的“文心”——拥有这颗心的,就是这本画册的作者刘兴邦。

他是我的学生(也是我的摄影老师),受他的作品同时也受天地大美的感召,我将在本文中直抒胸臆,发表一些真切而又有意义的感受和议论,尝试着走进他的心灵、走进他的艺术世界、走进形式本体、同时走进那莽莽苍苍、宏阔雄浑仁厚的“大山”。

把大自然也当作“快乐老家”的读者朋友,“跟我走吧”!现在就出发!

追寻大美

大自然的美,千变万化、美不胜收。

人对于情状各异的自然美,各有所爱。所谓大美小美一盘菜、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艳俗的、高雅的、阳刚的、阴柔的、波澜壮阔气势宏伟的、精细婉约小巧玲珑的、以至于近乎抽象而恍惚迷离的等等等等,都有人喜欢。

喜欢什么、拍什么、怎么拍,与摄影人自身的气质、情性、修养、爱好密切相关,选择了“大美”的刘兴邦,以其所作所为有力地证明了这个真理。

艺术表现,有形形色色的动因,并有形形色色的情状,人各有心,各有所好。所以我说喜欢什么样的美没有对错。但是,审美欣赏与审美创造绝对有境界高低之分。

我在浏览刘兴邦近千幅作品的过程中,不断地受到震撼,“大美”两个字(还要加上一个大大的惊叹号!)经常在脑海里油然而生。是的,他由衷喜欢、努力追寻并且成功予以表现的,正是天地间那些不言的“大美”、充满了生命情韵和生命张力的美。意境深远,丰富多彩,境界品位之高,毋庸置疑。

从他的情志心性上看,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因为,艺术乃是生命的语言,而他,本就是那么一个生命中洋溢着雄浑阳刚之气、又不乏内秀因而很美的人——我一直赞同先贤“最高的艺术境界是‘自然而然’”的论断。依据这个观点,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凡真正的艺术创造,都是人心、人性、人情和人生命韵致的自然流淌,其语言必然与创作主体的心灵和生命有着紧密的联系,从而生发出充实、盎然的精神情境。如果不是这样,那就意味着人们只能通过学舌和重复描摹或者被功利绑架来制造“商品”、“宣传品”而非“艺术品”了,其艺术生命也就岌岌可危了。摄影与绘画虽然语言各异,但同为视觉艺术,深层规律是相同的。

由于工作原因,长期以来刘兴邦几乎每年都要带学生外出采风,因此足迹几乎涉及祖国的各个省份,近十几年来,他一直辗转于西部,主要活动区域是:

西藏:珠穆朗玛峰地区、阿里地区、山南地区、那曲地区;

四川:川西南地区;

云南:藏族迪庆自治州;

新疆:阿克苏、克拉玛依、阿勒泰地区;

甘肃:酒泉市、张掖市、武威市、甘南藏族自治州;

内蒙:阿拉善、呼伦贝尔。

他告诉我,他对西部对“大美”的情有独钟,是在领略过不同地区地形地貌和风土人情之后的选择,是认真的。事实上他用情确实相当深,选择也充满了智慧,于是,自然之子与天地造化深层次和合的诗与歌之中,就增加了一部与刘兴邦联系在一起的华彩乐章。

为了表现自己的审美追求和切实感受,他果断地选用了“大画幅”胶片——在艺术创作之中,画幅的形制、大小,本身就是一种形式元素,不可忽视。

  “大画幅”胶片常见的有4x5英寸、5x7英寸,还有8x10英寸的底片。通常在大型广告拍摄中使用。所需要的相机也都是技术型相机,在专业摄影领域是必备的器材。这些就不是一卷一卷的放入相机了,而是一张一张的放进一个底片盒子里,再放到相机中特定的的位置上。他所使用的多为4x5英寸胶片和624(60mmx240mm)120胶卷,其形制与他的追求相当和拍。

与“大画幅”联系在一起的 ,是宏阔开张的“全境山水”——层峦叠嶂、水阔天空、风起云涌、曲径通幽……或者是多种情境的浑然交响,往往都能带给人别样的舒畅。

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兴邦的“全境山水”,形式构成几近完美,细节又相当充实,浑然澎湃的交响乐章之中,差不多随便裁剪下来一些局部,都可能形成美丽的“华彩乐段”。

这是由于,刘兴邦在选择大画幅的同时,还十分重视画面上形体、形象和形势结构的美,注意扑捉有利于凸显张力的蛛丝马迹,并能动而又艺术地再现形色光影的节奏韵律,营造出宏大而又充实精微、生机勃勃的形式生命整体。山水画中的“全景山水”是散点透视,画家可随意置陈布势,营造大场面大境界较为方便。摄影(郎静山的“集锦摄影”又当别论)则不然,焦点透视、瞬间纪实成像,根本没有“九朽一罢”的机会,所以,大且美,十分难能可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