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理论前哨

浩气周流 “三美”和鸣——刘国松形式本体创构管窥

编辑: 林号深  发布时间: 2014-12-16

刘国松先生作为现代中国画形式语言革命的先驱,其人格、艺术、思想和理论,广为人知,影响深远。关于他和他的艺术,专家学者们多有深入、精到的分析议论,笔者在与先生二十多年相亲相近的过程中,更是感同身受。本文只想通过一个较为特别的视角,谈一谈他在艺术本体创构方面给我们的启迪。

有史以来,中国画语言的发展变化,基本上是围绕着“笔墨”这个大一统体系的充实完善进行的,这就使得步入了成熟期之后的语汇建构,陷入了坚固的“围城”,明显地带有了“屋下架屋”色彩,“突破”与“超越”极为艰难。

然而,历史的车轮总是要向前转动的,“时运交移,质文代变”,“发展”这个硬道理,不会随着人悖离沧桑大道的意志而变移,体“道”合“德”的时代语汇建构,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事实上,无论在什么样的文化环境之中,艺术的发展都离不开其本体与时俱进的开拓创造。而本体的创构,则绝非单纯的形式游戏,乃是一个与“生命情境”、“语言状态”以及理论探究、创构实践等诸多问题密切相关的系统工程。刘国松先生之所以会成为一棵冬夏长青的大松树、成为开风立言的宗师巨匠,正是缘于他那超卓并洋溢着复合文化精神的本体创构。

“宇宙我心”与生命语言的嬗变

毋庸赘言,刘国松先生的艺术经历了许多变化,在人们所津津乐道的“浪子回头”、“探索传统与现代的契合”、“中西融汇”、“感觉,向宇宙敞开”及其“求新”、“求异”、“求变”的过程中,生发出了无穷“异象”,构成了独树风标、博大精深的艺术世界。

人们往往认为,之所以会如此,乃观念使然。是的,刘国松先生的观念非常新,而且与时代精神、新的生活及文化环境有着密切的关联,然在我看来,更深层面更为根本的动因,则是作者的生命情境及其与众不同的性灵魂魄——|与宇宙之心心心相印着的宽厚、雄浑、深邃、美丽而又蓬勃的生命,在巨大创造力的推动之下,焕发、洋溢出灿烂的异彩,鼓荡出浩荡松风,实为理所当然之事。事实上,原本就应该成为生命语言的艺术,通过刘国松超卓的审美创造,境界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人格精神、自然生命、艺术形式交相和鸣,已形成了一个充盈着生命张力的共生体。

艺术乃生命的语言,我一直坚持这样看,而且我认为,只有优秀的艺术家和真正的艺术创造,才能达到这个境界。

人生命的本真,乃是审美创造的最深层的动因,艺术与人的生命状态是密不可分的;艺术乃是创造者情性魂灵与生命诗情的自然流淌——是否如此,可视为“真”、“伪”艺术的分水岭。

那么,生命究竟何所指?其中有何奥秘?

生命不是被动的物质,而是能动的自在体,是人的精神与肌体的衔接点,处于人的精神之深层,是顽强的实在,肌体因它而有韧性,精神因它而丰厚;那个使人真正得以成为人的“创造力”,正是“具有个人灵性的生命力的自由洋溢”。

事实上,生命乃是眼视觉之外的图像资源之生发点,不仅是一个艺术“能”涉之领域,而且也是接引艺术步入深遂的新境界的桥梁,乃艺术(文化)建设的原点。而以生命为文化原点的艺术,虽然可以很具体,但并非对物象的描摹,亦非对理念的复述,而是图像——生命意象,是一个生命资质物化并将生命感受凝聚成图像,将巨大的能量幻化成单纯形象的世界。

因而,艺术家个体生命的性状情境,就将不可避免地对艺术产生深刻的影响,个体生命特质的净化、纯化及生命语汇的创构,也就成为了具有重要意义的课题。

  在这个十分复杂的课题中,艺术家要完成的一个重要任务,便是将生命体验通过纯化处理,转化成新的艺术语汇——生命语汇,一种带有生命资质的艺术形态。这需要多方面的修养锤炼,从生命中获得感悟,找到进入生命世界的门径,进而发掘它,体味它,纯化它。我们所追求的不是它的形式,也不是既有文化或习惯意识观照复制的产物,而是独特的生命体验所凝聚成的气质化的图像。

那么,什么样的渠道能够完美地实现对生命体验(或气质)的表达呢?答案是:只有“自然而然”的、与作者生命情境相契合的、自己创造的语言或者是独创为主借鉴为辅的语言,才可能能动地完成这个任务,步入生命语言境界。刘国松先生的“异象”,有力地证明:语言的创构与衍化,归根结底,源自创作主体和客体的生命情境——春秋流变中自然生命状态的变异、主观上对生命、生命意义及其至美境界的寻觅与追求,以及往来出入于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的自由创造等所引发的心境异变,都在刘国松先生的创作中发挥了重要影响。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