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活动传真>>第一朗读者>>

行走的诗歌-行走的戏剧

编辑:孙逊  来源:  发布时间:2015-11-25

 

 

咖啡、红酒、菜单、厨师、照相机,白裙、芦苇、鲜花、画架......每件物体营造一个场景,配上独特的诗歌朗诵和演唱,让我们一步步接近那未知的故乡,接近最真实的内心自我。95日下午2:30第一朗读者第四季深圳为你读诗第六场活动如约在深圳中心书城南台阶举行,围绕着主题接近未知的故乡,朗诵、演唱和戏剧相互交融,带给我们关于诗歌、关于故乡一次难忘的思考。

 

本场主题诗人桑克和唐不遇均获第一朗读者最佳诗人奖。

 

 

主题诗人在媒体工作的桑克现场朗诵了自己的诗歌,获奖后他盛赞了第一朗读者的诗歌跨界尝试,表示自己将努力把自己的诗歌写得更好一点,把新闻报道中没法写的东西都写进诗中。颁奖词称桑克擅长以独特的想象力,把历史和意识形态虚伪而隐秘的面孔,与个体经验以令人惊讶的方式焊接起来,形成一种看似日常化的戏剧性,甚至是一种北方口语独有的幽默感和声色感。面对诗人迂曲而锋利的词语芒刺,我们可以感到诗歌刺入这个时代的精准和有力,更可以目睹词语被唤醒之后的郁烈场面——它们细细的炮灰,嘻嘻的烟尘,构成了对中国人当代生存处境的有力而精致的反讽。

80后诗人唐不遇对于自己获奖非常高兴,他认为第一朗读者坚持四年非常不容易,已成为全国一个重要的诗歌品牌。他称未知的故乡遥不可及,又是我们努力想要接近的,这也是自己写作的目标。颁奖词称唐不遇的诗字里行间常常抑制不住唯美至上的冲动,就像他在诗里说过的,他要发明一种叫骨笛的乐器,发明一种炼金术,来召唤灵魂,来挽留时间,把恐怖的东西变得美好,这种冲动常常会激发出好的诗句。另一方面,他的诗也常常显示这一代青年人的忧世情怀,把城市、汗血工厂、苦难、疯狂等构成我们时代氛围的元素,化约为他的诗歌意象和主题。这种看似分裂的两面,恰恰是内在于在当下的中国人生存处境的‘阴’和‘阳’。”

 

 

学术主持颜炼军表示接近未知的故乡这一主题与深圳这座移民城市的气质相契合,在失去古典意义上的故乡之后,我们只能通过重构崭新的故乡,来表达不适感和对未来的期望。他也称赞第一朗读者是全国第一个做诗歌跨界探索的品牌,并成功将这一品牌坚持这么长时间,诗歌可以用这么多意想不到的方式戏剧化地展现出来,是一个了不起的创造,祝愿第一朗读者能够越办越好。

特约嘉宾叶延滨这次已是第二次参与活动,他觉得第一朗读者与他过去参加的其它活动都不一样,印象特别深刻的一点就是因为它能直接和普通人产生真实的接触;他认为第一朗读者是非常有创造力的公益化诗现场,第一朗读者的创办人、艺术总监从容女士作为一个诗人、一个有追求的艺术家,创造了一个奇迹,他对此表达深深的敬意,也祝愿明天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