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理论前哨>>

批评得失不由天

编辑:许可馨  来源:中国艺术报  发布时间:2017-01-24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与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一脉相承,是指导文艺工作的重要文献。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点希望,环环相扣、层层递进,侧重于从文化自信角度,启发文艺工作者的文化自觉。纵观近年来的文艺批评,成就当然不容否定,但问题同样不容轻视。重塑真诚、科学、健康的批评精神,是文艺批评事业建设的当务之急。我曾经撰文概括当前文艺批评存在的病相:一是学养断供,知识储备不足。二是言必称西,缺乏文化自信。三是匮乏真诚,批评态度虚假。四是甘为钱奴,给钱就说好话。五是言不及物,不认真读作品。应该承认,这些弊端,在我们的批评家队伍里都程度不同地存在。

文艺批评家的责任是培育和引领,而不是迎合和屈就。我们要以批评家的良知和担当坚持思想和艺术标准,在大量潮水般涌来的文艺作品中披沙拣金、去粗取精,将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高度集中的精品佳作挑选出来,推介给人民大众,造就良好的市场环境和积极健康的时代风尚,这才是批评的价值所在。那种将商业标准凌驾于艺术标准之上、被市场牵着鼻子走,不是引领市场、引导消费,而是沦为市场的推手、金钱的奴隶的所谓批评,是与人民利益、社会效益格格不入的,必须坚决抵制。

当前,批评家尤其应该拒绝语言暴力、文化强权、阿谀粉饰、广告浮夸。与此同时,应该允许批评家有自己的独特表达方式。一个批评家有自己要做的事情,即针对作家、艺术家、文艺作品、文艺思潮、文艺现象,做出自己的独立思考和价值判断,为读者和观众解疑释惑、指明艺术之通途——这是别人无法替代的。全球化时代,也是信息化时代、自媒体时代,某种程度上,人人都是批评家,人人都有批评的空间,自由表达已不成问题。但问题是,有了批评的自由之后,批评家们应该做出怎样的表达。如果急着“抢答”,就很容易忘了自己真正想要说什么。说话之前是需要沉默的,是需要思考的。专业的批评家应以比非专业的批评家更理智的方式向社会发言、对作品发言。而好的批评家,应该采用朴素、简洁、明白的语言,说出别人想说却没有说出或难以说出的话。

别林斯基作为一位伟大的批评家,在《给果戈理的信》开头,说过这样一段话:“自尊心受到侮辱还可以忍受,只要一切问题都局限在这里,我在理智上还是能对这个问题沉默不语的,然而真理与人的尊严受到侮辱,这却是不能忍受的;在宗教的庇护下和鞭子的防卫下把谎言和不道德当作真理和美德来宣传,这是难以沉默的。”我以为,这便是一个批评家应该具有的风骨和气质。

总之,文艺批评要始终以人民为中心,“为民精神应永存”。我们要借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的东风,学习和传承鲁迅先生的批评精神,秉持严肃科学、理性公正的态度,甄别良莠,明辨是非,对文艺作品、文艺现象、文艺思潮进行科学的大胆的分析、阐释和评判,在成就与不足、优长与缺失上,作出尽可能公正的判断和批评,推动科学正确文艺观的建构和文艺事业的繁荣发展。鲁迅先生有句名言:“我有一言须记取,文章得失不由天。”这里,我想给后半句更易两个字,与诸多文艺批评同道共勉:批评得失不由天。(中国艺术报 文/周思明 深圳评协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