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艺交流>>

春之邀约,艺路同行——文专会第46届香港艺术节之旅

编辑:许可馨  来源:深圳文学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8-03-26

阳春三月烟花如海,沐浴着温暖的阳光,3月15至16日,深圳市文化艺术专家联谊会(以下简称文专会)专家一行40余人在会长董小明的带领下赴港观摩第46届香港艺术节并开展采风活动,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李瑞琦,党组成员、专职副主席梁宇出席。

“从梦幻到荒诞,从荒诞到神奇”——观摩歌剧《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

3月15日晚,文专会一行在香港文化艺术中心观摩了歌剧《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这部由梅特林克编剧、德彪西谱曲的五幕歌剧是由一个中世纪的骑士故事改编而成的爱情悲剧。在剧中,梅特林克描写变态的心理,表现颓败、死亡的情景,大量呈现古怪、奇特、病态、荒诞的形象,表现一种忧郁、无奈、绝望的情绪。整个剧中,荒诞是作者表现象征主义的重要手段。“西绪福斯的神话”被梅特林克借用到了剧中。巨神西绪福斯犯了天规,被罚将一块巨石由山脚下推上山顶。然而,每次他推到山顶后,巨石又咕噜咕噜滚下山去。他只得重新往山上推。如此周而复始,沿至无穷。这个故事用来象征人生的荒诞,及人和世界两对立荒诞关系。剧情一开始,高大的牛头人身穿场而过,产下一怪胎走了。梅丽桑德脱茧而出,于是有了整个的故事。牛头人也许是想给世界带来光明和天使,可到头来天使被杀死,世界重回黑暗,光明依旧不在。剧中的主要场景是一个矗立着人身蛇尾骷髅架的城堡。城堡身下是大海,四周是神秘的森林,时有不明身份的人物出现。它是一个魔鬼般的世界,象征整个与人类不协调的荒诞世界。人类在这里怎能见到光明与希望。牛头人如西绪福斯再临人间,又产下同样的白胎。他想重开新局,但世界是荒诞的,结局会怎样?没人知道,剧情在此结束。

歌剧结束已近午夜,只有稀少的行人和疾驰而过的车辆,香江两岸的霓虹灯绚丽起舞,繁华的香港街头安静下来,专家们在返回酒店的车上展开了热烈的探讨,多个视角开始解读《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

从事西方现代派文学艺术研究几十年的廖星桥老师赞叹不已:梅特林克的荒诞手法,加上徳彪西的梦幻般的音乐,让《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插上了神奇的翅膀。当我们在100多年后重观歌剧时,并不觉得陌生,反而有一种莫名的神秘感觉,梅特林克与德彪西的神奇魅力可想而知了。

申晓力老师感慨:英国威尔斯国家剧院天才艺术家们的精湛演绎,再现了一部伟大作品的经典力量。那时候日子过得很慢,车马邮件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古老的城堡,悠长的岁月,幽暗的阴影里,炽烈与不伦的爱火,“将要发生的事,都会产生意义……”,即使百年千年,古老的传说依旧投映出人性脆弱不变的情愫,甚至就是轮回的幻影,梦魇一般挥之不去。

姚关荣老师和李元庆老师则从音律的角度进行了探讨。德彪西作为二十世纪现代音乐的开创人物,以含蓄暗示替代浪漫宣泄的审美理想,体现其对世界和人生所持的暧昧悲观主义态度。通过和声、乐队配置以及音色编织等方面的细微变化,充分展示了德彪西对剧本情景和人物的敏锐体察和感应,从而极为准确地揭示出梅特林克作品中那种笼罩在迷雾中的暧昧灰色气氛,以及人物内心的矛盾、彷徨和迷茫。通过其稠密的象征内涵,对现实人生发出具有悲观主义的深切感叹。

探索过去,发现未来——参观香港文物探知馆

16日上午,专家们鱼贯步入位于香港九龙公园内的香港文物探知馆。庭院不大,常年设展的“文物探索之旅”,布置得非常雅致,有着浓厚的人文气息。这是香港特区政府康乐及文化事务署辖下古物古迹办事处的一个展览馆,展出香港的文物建筑专题、最新的考古发现等,增进市民对本地文化遗产的认识。最让大家感叹的是,设计理念非常好,很多细节都透露出强烈的互动性、参与性。在这里,人与文化、与文物离得非常近。不仅适合参观,也非常适合开展青少年和儿童的历史和爱国教育,引导他们通过过去的历史看到遥远的未来。

 

以文艺视角欣赏反恐影片《航劫168小时》

16日下午,大家期待的观影时间到了。大家选了刚上映的《航劫168小时》,这是一部值得期待的影片。影片改编自发生在40年前的“恩德培行动”(Operation Entebbe)。该行动是迄今为止世界航空史上最成功的的一次人质解救,曾三次被改编为电影、并无数次出现在纪录片、书籍和游戏中。影片开场是一段精彩的现代舞表演,是整个剧情的一条暗线,穿插在解救行动中进行了完整展现。试图从当今的视角重新思考恩德培行动的地位和意义,影片展现了复杂时代背景下的种种国际冲突,并试图为绵延70多年的巴以冲突开出药方。

专家的深度交流

时间都去哪儿了?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易逝,两天的香港艺术之旅在大家的欢声笑语与满载收获中落下帷幕。一路上专家们讨论热烈,除了分享采风的见闻思考,创作讨论亦如火如荼,从深圳的艺术发展到港澳台并向国际视野蔓延,从当前艺术发展现状到未来发展趋势,从自己的创作计划到合作。活动虽然结束了,微信群的讨论却一如既往地热烈,不时激起思想的共鸣,碰撞出艺术的火花,交流仍然在继续……(盛菲菲)